2030 雙語國家近年來在台灣成為熱門話題,該政策的主要目的是提升國家競爭力、厚植英語人才。在行政端,各機構逐步提供中英雙語的服務,包含公部門雙語網站、法規與文書雙語化、技能檢定雙語化等。在銀行及金融業,金管會也鼓勵銀行設置雙語分行、提升員工英語能力、營造友善的雙語金融服務。在教育端,大家更是關心,就國家整體而言,究竟該如何全面的發展雙語教育呢?這篇文章帶你透視各國實施雙語政策的原因,以及世界各國實施雙語教育的歷程,讓我們把視野望向國際,一起借鏡他人吧!


雙語政策實施原因

雙語政策?雙語教學?帶你一次搞懂!一文中有提到,雙語教育是「以兩種語言作為教學媒介的教育系統」。所以說,雙語可以是任何兩種語言,台灣通行的閩南語、客家語也都可以作為雙語教學的媒介,但台灣目前是以英語作為目標語言,期望能提升國際競爭力。

綜觀歷史,其實有許多國家實行過雙語政策,而發展雙語的要素有許多種,有些是源於經貿發展與文化交流;有些則是源於地理位置或歷史因素,甚至關乎到種族同化、保護語言等社會發展面向等原因。


沈浸式雙語先驅:加拿大

加拿大是移民社會,其種族多元,人口組成包含印第安即因紐特原住民與歐洲移民。歐洲移民以斯堪地那維亞人、英國移民,以及法國移民佔多數。由著名的「加拿大人權法案」中提到英語與法語是加拿大的官方語言,在加拿大的國會和政府所有的機構享有平等的地位、權利、和特權。可見加拿大的雙語政策源基於民族和平發展、關懷少數族群並重視受教機會均等而來。


談到雙語教育首先必會聯想到加拿大,加拿大是雙語教育的先驅,採用沈浸式的教學方式。沈浸式教學顧名思義就是讓學生浸泡在充滿第二外語的環境中,學校提供非母語的教學環境,使學生能夠很自然地使用第二外語互動、學習、上課,自然地吸收第二外語。加拿大的沈浸式教育將教學內容與真實生活結合,讓學生從「用中學」,同時將國家發展為英語、法語雙語言的國家。

加拿大的沈浸式教學,是讓第一語言非法語的學生透過沈浸式學習法語,並由國小、國中至高中逐年降低法語沈浸比例,以遞減方式學習法語。這樣的好處是學生在幼年時期就接觸第二語言,有助於大腦語言區的發展。另一方面,因為學生的母語是英語,在學校沈浸式的學習法語反而使法語成為益增性雙語。


默默發光的雙語國家:荷蘭

根據研究統計,荷蘭約有 90% ~ 93% 的人會說英語,這麼驚人的數字源於荷蘭的地理位置、歷史背景、與經濟狀況。雖說荷蘭政府未曾如台灣一樣明確頒布雙語政策,但不可否認荷蘭在雙語的發展上絕對是台灣的標竿。荷蘭土地面積不大但歷史悠久,又位於交通要衝,自古以來便是貿易必經之地,也因為國家的經濟仰賴貿易,再加上荷蘭人大多接收來自英、美的電視節目、廣播等媒體內容,使英語成為荷蘭人熟悉的語言。


此外,荷蘭政府也不遺餘力地推動英語教育,荷蘭政府規定從中學階段開始英語是必修學分,高中階段英文分數必須達到 5.5/10 以上才能畢業。國際學校與雙語學校在荷蘭也相當流行,這些學校提供雙語教育,但主要學科是以荷蘭語教授,提供部分英語的課程,希望學生能夠精通荷語及英語,提高學生在歐洲與國際的競爭力。


亞洲璀璨之星:新加坡

新加坡人口由華人、馬來人、印度人、澳洲人與英國人等移民人口組成。新加坡曾為英國殖民,在殖民期間官方所使用的語言皆為英語,這也促使新加坡自獨立建國以後,英語仍是不同族群間溝通的語言。

新加坡的雙語政策主要是為促進族群和諧,同時保存各族群的文化。因此新加坡的雙語政策是指英語+所屬族群的「母語」。除了英語外,還必須學習自己的母語:馬來語、漢語或淡米爾語,這四種語言也是新加坡的官方語言。

新加坡相當重視學生的語言發展,從小學就將學生分流為 EM1 ~ EM4,其中 EM1 的學生代表語言造詣最高,需要學習英語、母語及高級母語三個科目。值得一提的是升中學的 PSLE 考試英文科考聽、說、讀、寫四種能力,到了高中還可以再進修第三外語課程。可以看出新加坡的雙語課程結合學習測驗形成一套完整的體系,不僅有助族群間的融合,也使新加坡人才的英語能力得以躋身亞洲前段。


結語

綜觀上述推行雙語政策或雙語普及的國家,其實可以發現每個國家發展雙語的原因其來有自,背後牽扯到複雜的歷史、地理與社會等因素。台灣與他國相比,看似沒有這樣的機緣與背景,那麼台灣為何還要推行雙語教育?筆者先前有幸接觸到台灣高等教育第一線推動雙語教育與雙語師資培育的學者們,其實台灣的英語教育已推行多年,但台灣的英語教育鮮少培養學生說、寫等主動式產出(output)的能力,導致學生可能記憶了很多英語學科知識(如:背單字、片語、文法),卻不知如何使用英語,也缺乏使用時機。因此台灣的雙語政策除了培養人才的國際視野,讓台灣能夠突破政治僵局、走出寶島讓世人看見外,有一部分也是希望透過改變體制內目前的英語教育,增加學生沈浸在英語的時間,培養更多使用英語的機會,以達到最終精熟中文與英文的目標。


雙語教育與政策至今仍為許多人詬病,但就積極面而言,加強國家人才的語言實力,吸引更多人才來台本身立意確實不差;就消極面而言,民間的確也必須對於政策有所因應。一步一腳印,雙語政策是否真能把台灣帶向國際?We’ll see where the road leads us。


延伸閱讀:

雙語教育實務篇:如何在教室中應用 CLIL 教學法

雙語教育如何實現?雙語教學手法大公開

從心態建立到技巧掌握,雙語教學不再可怕!


本站所有文章未經授權,請勿任意利用、引用或轉載。


關於 CLN

CLN 創辦於 2014 年,位於國際地標台北 101 辦公大樓第 37 樓,擁有教學經驗豐富的顧問團隊,旨在提供高品質的企業英語培訓課程、翻譯、駐點諮詢、英文師資訓練、一對一顧問與商用英文家教等服務。歷年來合作客戶涵蓋各大產業,包含 Google、Yahoo、聯發科、Shopee、IKEA、賓士、GSK、Deloitte 等知名企業。

Founded in 2014, CLN is committed to providing a life-changing learning experience where companies are able to pave the way into the international market as well as communicate with fluency in foreign languages. CLN provides first-class English services including corporate training programs, business English courses, translation, teacher training, and one-on-one tutoring. Over the years, CLN has worked together with Google, Yahoo, Asus, Shopee, Mercedes-Benz, and several other global brands.

參考資料:陳幼君(2007)臺北市公立國民小學雙語教育班實施現況之研究。台北市: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兒童英語教育學系碩士班。